p">

A/B

1982

207752

124677

1.677

1983

207203

137061

1.512

1984

211486

164589

1.285

1985

230250

184615

1.247

1986

259800

220414

1.179

1987

314307

263394

1.193

1988

335893

314754

1.067

1989

381781

368924

1.035

1990

430521

394911

1.090

1991

467844

r 418780

1.117

1992

498991

r 425636

1.172

1993

548644

p 445268

1.232

r.经修正数p.初步数字

资料来源:Servey of Current Business, June 1994, p.72.

 

美国经济的加速国际化,表明美国经济更加深入地参加和利用了国际分工,更好地在国际经济中扬长避短。这势必导致美国在大量出口的同时需要大量进口。所以美国对外贸易出现较大逆差是很自然的现象。1996年12月30日美国《商业周刊》载文分析了美国出现的这种“新经济”,认为市场全球化和信息革命使美国经济经历了一次根本性的结构调整,这一调整始于80年代初,并于最近几年加速,这使得在过去相对来说不太重要的进出口贸易额现在占GDP的26%〔13〕。

(二)从经济国际化的视角看美国外贸收支的真实情况

如前所述,美国的外贸逆差从商品结构看,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是资源性逆差,二是补充性逆差。美国从中东、非洲和世界各地进口大量的资源,特别是矿物燃料如原油、石油制品和天然气等及各种有色金属及稀有金属,这些商品进口造成的逆差即是资源性逆差,美国经济中每年资源消耗约占世界资源总产量的30%〔14〕。大量的劳动密集型制成产品,如各种轻工产品、纺织服装的进口和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机电产品的进口弥补了美国产业结构逐步高技术化造成的国内市场缺口,满足了美国大众对基本消费品和国民经济对部分生产资料的需求,这类商品进口是对美国社会再生产的必要补充,由此造成的逆差可称为补充性逆差〔15〕。这两大类商品源源不断进入美国市场,已构成美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再生产正常运转的必要条件。当然,美国外贸逆差还来自一些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及技术密集型产品,主要是汽车及零部件、半导体、计算机、日用电子产品等。这是由技术与产品的多样化差异化、国际分工格局以及各国产业结构和竞争力的差异等原因所造成,也不宜用竞争力差一个原因来说明。

此外,随着美国经济的国际化,美国外贸逆差的主体构成也出现了极其复杂的情况。从事美国进出口贸易的不仅有生产基地主要在美国的公司而且有生产基地主要在国外的公司,按其母公司所在国来区分,有美国跨国公司的海外子公司,也有外国跨国公司的美国子公司。外国在美子公司与其母公司或母国或其他跨国公司的进口和出口构成美国的进口和出口,美在国外子公司与美国或其他跨国公司在美国子公司的出口和进口则构成美国的进口和出口。据统计,所有经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额有近一半由跨国公司内部及其相互之间的这类商品贸易构成。从这个意义上说,随着跨国公司在全球的生产发展和经营规模的扩大,仅仅用一国关境为界的贸易统计方法所得到的一国对外贸易的顺差和逆差情况已不能完全真正地表示一国外贸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了。一国的外贸顺差可能源自外国在本国的子公司的大量出口,一国的外贸逆差又可能源自本国在国外子公司的返销,如美国耐克公司在中国的广东、福建等地投资建设的子公司所生产的耐克运动鞋有90%以上返销美国市场。因此考察一国的外贸收支及其在世界市场的份额一国与他国的贸易状况的真实情况,至少须考察三个指标的对比关系:一是该国在国外的子公司在对本国的出口数字与外国在本国的子公司从本国的出口数字的对比;二是该国在国外的子公司在东道国的市场份额及东道国在该国子公司在该国的市场份额的对比情况;三是该国在国外子公司在东道国及其国家的销售额及外国在该国的子公司在该国的销售额的对比情况。当然由于统计环节上的困难和统计资料的滞后,要得到这些指标对比的精确数字是不易的。这里只是提出了考察和认识一国尤其是像美国这样跨国公司遍及世界各地的国家的外贸收支的一种新的视角或新的思路。事实上跨国公司的迅速发展和一体化国际生产体系的形成对国际经济关系提出了新挑战,赋予收支平衡表以新的内涵。联合国贸发会议《1994年投资报告》在附录3.2中指出:“收支平衡帐户设计成记录不同国家居民之间的交易,从传统的角度看,这些帐户记录着他们国家所有的国外分支机构的跨国界贸易及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但并不记载外国分支机构在其所在国家的销售量和购买量。然而,随着一体化国际生产在世界经济中的发展,越来越有必要增加收支平衡帐户的会计结构,以便得到一个更加全面的跨国公司活动的情况,表明国际市场商品和劳务的转移是通过当地建立的外国分支机构进行的,而不是传统意义的居民和非居民的交易来进行的。”报告列举了为满足这种需要和补充标准的收支平衡帐户,最近出现的一些提案,如美国全国科学研究院和英国经济学家迪安尼·朱利叶斯提出的以所有权为基础的方法,以及美国商务部提出的以居住为基础的统计方法。按上述三种不同的收支平衡表结构和传统结构下美国国际经济活动的比较如下表所示:

 

1991年在不同结构下美国国际经济活动的比较

项目

居住为基础的结构

所有权为基础的结构

 

跨国境的商品和劳务贸易(传统的收支平衡结构)

另一种居住为基础方法,包括跨国境贸易和分支机构的净销售

全国科学研究院提案

 

朱利叶斯提案

 

美国向国外的销售

581

632

816

2523

 

美国从国外的购买差额

609

-28

608

24

652

164

2499

24

资料来源:《世界投资报告1994年》。对外贸易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223页。

如上表所显示,按全国科学研究院以净销售方法提案,1991年美国有1640亿美元的顺差,而按另两种提案,当年美国有240亿美元的顺差。总之,传统的贸易统计帐户已不能完整地反映美国外贸易收支的真实情况。这种情况已引起越来越多学者的关注。近期的《商业周刊》也载文指出,自1994年以来,美国跨国公司所属的国外分公司创造了1.5万亿美元的生产和销售,并未包括在出口统计数字中〔16〕。

(三)美国外贸逆差的利和弊

综合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美国对外贸易出现逆差对美国经济总体发展是有利有弊的。其弊处自不待言,但人们常常忽视了有利之处。

首先,大量相对低价的日用消费品和资源性商品的进口弥补了国内相关生产的不足,提高了国内的总有效供给,弥补了消费缺口,并抑制了通货膨胀的重燃,使包括消费者价格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国内价格总水平降低,为政府实现低通货膨胀下的经济增长创造了较为宽松的经济环境。消费者价格指数经过1980和1981两年两位数(分别为13.5%和10.3%)的高峰后逐步下降,近十几年来维持了较低的水平,以1982-84年为100,1995年为152.4,年平均增长幅度为4.36%〔17〕。1996年,通货膨胀率按国内生产总值价格指数衡量为2.1%,这是30年来的最低水平,而且还在降低〔18〕。这与经济的全球化和低价商品的进口有密切关系。

其次,如前所述,美国进出口商品结构有利于美国扬长避短,优化资源配置,实现产业结构的高级化,最大限度地获取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分工的好处。中美间的分工和贸易关系即为典型例子。最近,美国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普雷斯托维兹指出,“我们与中国的贸易逆差除纺织业外,主要发生在那些我们已不再生产同类产品的工业部门。”〔19〕

此外,美国每年高达6000-7000多亿美元的商品进口为其他发达国家和大量发展中国家的商品出口提供了广大的市场,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和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也使美国得以继续保持其在国际贸易中的第一大国地位。

 

三、 恰当地评价美国在世界贸易中的地位

 

战后初期,美国以其世界市场的主要供应者和各国商品出口的主要吸纳地的身份确立起它在国际贸易中的主导地位,并借此维持了战后25年的持续贸易顺差。1971年,美国出现20亿美元的外贸逆差,并从此改变了美国长期顺差的外贸收支格局。从80年代初开始,外贸逆差显著扩大。伴随着美国在世界经济中地位相对下降问题的讨论,美国在世界贸易中的地位问题也显得十分突出。笔者认为,讨论这个问题,须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一)美国的商品贸易在国际商品贸易中的份额相对稳定,并呈增长势头

80年代以来,美国在对外贸易收支逆差不断扩大的同时,其商品贸易在国际贸易中却保持了相对稳定的份额。这与战后30年美国占国际贸易份额的相对下降明显不同。

美国商品出口在世界贸易中所占的比重从1974年为325%,到1980年降为10.8%,略高于前西德。但在80年代以来的15年里,美国商品出口在世界商品出口中的比重大体维持在11-12%之间,显示美国经过较长时间的结构性调整,其商品贸易在世界市场上的份额已基本稳定,并呈现出增长的势头。

 

表3 主要国家商品出口占世界出口总额的份额(%)

年代 国家

1979-1983

1984-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美国

11.6

11.1

12.0

11.5

12.4

12.3

加拿大

3.7

4.3

4.0

3.7

3.7

3.7

法国

5.6

5.7

5.9

6.3

6.4

6.5

德国

9.6

10.8

11.2

11.9

11.8

11.8

日本

7.2

9.3

9.1

8.4

9.2

9.3

联合王国

5.3

5.1

5.0

5.4

5.4

5.2

资料来源:American Business, May 1994.

(二)美国的服务贸易在国际服务贸易中独占鳌头,持续领先

战后,随着科技革命的迅速发展和经济国际化进程的加速,世界经济结构特别是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第三产业的发展规模越来越大,推动了国际服务贸易的快速发展。服务贸易占国际贸易的比重也日益提高,80年代已达1/3以上。

在迅速发展的国际服务贸易中,美国始终处于领先地位。随着美国经济中服务业的不断扩大及在国外的不断扩展,自1980年以来,美国服务贸易逐年扩大,成为世界服务贸易的最大出口国,又是服务贸易的最大进口国,并成为服务贸易的最大盈余国。到1994年,美国服务贸易总额已达3032亿美元,占全美对外贸易总额的21.92%,占当年世界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21198亿美元的15.52%〔20〕。

美国服务贸易的一个突出特点是,近几年来,服务出口的增长速度一直高于服务进口的增长速度。1989-1992年,美国服务出口额分别高达1364、1590、1751和1920亿美元,而服务进口分别为1026、1181、1201和1230亿美元。1993年,美国服务贸易出口与进口额分别为1868和1311亿美元〔21〕,其中,企业服务出口1740亿美元,进口1160亿美元。因此,美国服务贸易一直处于顺差状况,1992年顺差高达690亿美元。美国服务贸易的巨额顺差在相当程度上缓和了同期美国对外商品贸易的巨额逆差,减少了外贸逆差规模。为了完整、全面地反映美国国际交易的情况,美国商务部从1994年起在外贸收支逆差中计入服务贸易收支状况,以准确地显示美国外贸逆差的真实情况。当年,美国商品贸易逆差为1662.87亿美元,服务贸易顺差为581.78亿美元,所以总贸易逆差为1081.09亿美元〔22〕。

美国服务贸易的再一个特点是,服务出口在总出口额中所占比重高于其他主要国家和世界平均水平。如1990年,美服务出口占其总出口额的25%,而全世界的服务出口占总出口额的20%。1992年美服务出口占总出口比重上升为32.5%〔23〕。美国服务业主要包括24个部门,根据1991width="207" valign="top">

207752

124677

1.677

1983

207203

137061

1.512

1984

211486

164589

1.285

1985

230250

184615

1.247

1986

259800

220414

1.179

1987

314307

263394

1.193

1988

335893

314754

1.067

1989

381781

368924

1.035

1990

430521

394911

1.090

1991

467844

r 418780

1.117

1992

498991

r 425636

1.172

1993

548644

p 445268

1.232

r.经修正数p.初步数字

资料来源:Servey of Current Business, June 1994, p.72.

 

美国经济的加速国际化,表明美国经济更加深入地参加和利用了国际分工,更好地在国际经济中扬长避短。这势必导致美国在大量出口的同时需要大量进口。所以美国对外贸易出现较大逆差是很自然的现象。1996年12月30日美国《商业周刊》载文分析了美国出现的这种“新经济”,认为市场全球化和信息革命使美国经济经历了一次根本性的结构调整,这一调整始于80年代初,并于最近几年加速,这使得在过去相对来说不太重要的进出口贸易额现在占GDP的26%〔13〕。

(二)从经济国际化的视角看美国外贸收支的真实情况

如前所述,美国的外贸逆差从商品结构看,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是资源性逆差,二是补充性逆差。美国从中东、非洲和世界各地进口大量的资源,特别是矿物燃料如原油、石油制品和天然气等及各种有色金属及稀有金属,这些商品进口造成的逆差即是资源性逆差,美国经济中每年资源消耗约占世界资源总产量的30%〔14〕。大量的劳动密集型制成产品,如各种轻工产品、纺织服装的进口和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机电产品的进口弥补了美国产业结构逐步高技术化造成的国内市场缺口,满足了美国大众对基本消费品和国民经济对部分生产资料的需求,这类商品进口是对美国社会再生产的必要补充,由此造成的逆差可称为补充性逆差〔15〕。这两大类商品源源不断进入美国市场,已构成美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再生产正常运转的必要条件。当然,美国外贸逆差还来自一些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及技术密集型产品,主要是汽车及零部件、半导体、计算机、日用电子产品等。这是由技术与产品的多样化差异化、国际分工格局以及各国产业结构和竞争力的差异等原因所造成,也不宜用竞争力差一个原因来说明。

此外,随着美国经济的国际化,美国外贸逆差的主体构成也出现了极其复杂的情况。从事美国进出口贸易的不仅有生产基地主要在美国的公司而且有生产基地主要在国外的公司,按其母公司所在国来区分,有美国跨国公司的海外子公司,也有外国跨国公司的美国子公司。外国在美子公司与其母公司或母国或其他跨国公司的进口和出口构成美国的进口和出口,美在国外子公司与美国或其他跨国公司在美国子公司的出口和进口则构成美国的进口和出口。据统计,所有经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额有近一半由跨国公司内部及其相互之间的这类商品贸易构成。从这个意义上说,随着跨国公司在全球的生产发展和经营规模的扩大,仅仅用一国关境为界的贸易统计方法所得到的一国对外贸易的顺差和逆差情况已不能完全真正地表示一国外贸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了。一国的外贸顺差可能源自外国在本国的子公司的大量出口,一国的外贸逆差又可能源自本国在国外子公司的返销,如美国耐克公司在中国的广东、福建等地投资建设的子公司所生产的耐克运动鞋有90%以上返销美国市场。因此考察一国的外贸收支及其在世界市场的份额一国与他国的贸易状况的真实情况,至少须考察三个指标的对比关系:一是该国在国外的子公司在对本国的出口数字与外国在本国的子公司从本国的出口数字的对比;二是该国在国外的子公司在东道国的市场份额及东道国在该国子公司在该国的市场份额的对比情况;三是该国在国外子公司在东道国及其国家的销售额及外国在该国的子公司在该国的销售额的对比情况。当然由于统计环节上的困难和统计资料的滞后,要得到这些指标对比的精确数字是不易的。这里只是提出了考察和认识一国尤其是像美国这样跨国公司遍及世界各地的国家的外贸收支的一种新的视角或新的思路。事实上跨国公司的迅速发展和一体化国际生产体系的形成对国际经济关系提出了新挑战,赋予收支平衡表以新的内涵。联合国贸发会议《1994年投资报告》在附录3.2中指出:“收支平衡帐户设计成记录不同国家居民之间的交易,从传统的角度看,这些帐户记录着他们国家所有的国外分支机构的跨国界贸易及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但并不记载外国分支机构在其所在国家的销售量和购买量。然而,随着一体化国际生产在世界经济中的发展,越来越有必要增加收支平衡帐户的会计结构,以便得到一个更加全面的跨国公司活动的情况,表明国际市场商品和劳务的转移是通过当地建立的外国分支机构进行的,而不是传统意义的居民和非居民的交易来进行的。”报告列举了为满足这种需要和补充标准的收支平衡帐户,最近出现的一些提案,如美国全国科学研究院和英国经济学家迪安尼·朱利叶斯提出的以所有权为基础的方法,以及美国商务部提出的以居住为基础的统计方法。按上述三种不同的收支平衡表结构和传统结构下美国国际经济活动的比较如下表所示:

 

1991年在不同结构下美国国际经济活动的比较

项目

居住为基础的结构

所有权为基础的结构

 

跨国境的商品和劳务贸易(传统的收支平衡结构)

另一种居住为基础方法,包括跨国境贸易和分支机构的净销售

全国科学研究院提案

 

朱利叶斯提案

 

美国向国外的销售

581

632

816

2523

 

美国从国外的购买差额

609

-28

608

24

652

164

2499

24

资料来源:《世界投资报告1994年》。对外贸易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223页。

如上表所显示,按全国科学研究院以净销售方法提案,1991年美国有1640亿美元的顺差,而按另两种提案,当年美国有240亿美元的顺差。总之,传统的贸易统计帐户已不能完整地反映美国外贸易收支的真实情况。这种情况已引起越来越多学者的关注。近期的《商业周刊》也载文指出,自1994年以来,美国跨国公司所属的国外分公司创造了1.5万亿美元的生产和销售,并未包括在出口统计数字中〔16〕。

(三)美国外贸逆差的利和弊

综合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美国对外贸易出现逆差对美国经济总体发展是有利有弊的。其弊处自不待言,但人们常常忽视了有利之处。

首先,大量相对低价的日用消费品和资源性商品的进口弥补了国内相关生产的不足,提高了国内的总有效供给,弥补了消费缺口,并抑制了通货膨胀的重燃,使包括消费者价格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国内价格总水平降低,为政府实现低通货膨胀下的经济增长创造了较为宽松的经济环境。消费者价格指数经过1980和1981两年两位数(分别为13.5%和10.3%)的高峰后逐步下降,近十几年来维持了较低的水平,以1982-84年为100,1995年为152.4,年平均增长幅度为4.36%〔17〕。1996年,通货膨胀率按国内生产总值价格指数衡量为2.1%,这是30年来的最低水平,而且还在降低〔18〕。这与经济的全球化和低价商品的进口有密切关系。

其次,如前所述,美国进出口商品结构有利于美国扬长避短,优化资源配置,实现产业结构的高级化,最大限度地获取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分工的好处。中美间的分工和贸易关系即为典型例子。最近,美国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普雷斯托维兹指出,“我们与中国的贸易逆差除纺织业外,主要发生在那些我们已不再生产同类产品的工业部门。”〔19〕

此外,美国每年高达6000-7000多亿美元的商品进口为其他发达国家和大量发展中国家的商品出口提供了广大的市场,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和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