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研究》1999年第2期

   

   

战后美国对欧洲一体化政策论析

 

赵怀普

   

   

    欧洲一体化是在战后欧洲特定条件下形成的一个历史进程。美国作为一个非欧洲的但是却在欧洲拥有重大利益的国家,所采取的态度和政策始终是影响这一进程的一个重要因素。研究战后美国关于欧洲一体化政策的形成和发展,总结其特点及演变规律,并在此基础上预测其今后的走向,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本文试图对此作一探讨。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欧洲历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战争的后果,使欧洲丧失了其占据数百年的世界政治经济中心的优势地位,在逐渐形成的以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为主宰的雅尔塔格局下,欧洲各国统统沦为二等或三等的国家,并普遍陷入经济凋敝、政治危机、社会动乱等诸多困难之中。面对这一严酷的现实以及来自东方(苏联)的所谓“共产主义威胁”和西方(德国)军国主义复活的危险,西欧各国强烈地感到,只有通过联合各国的力量,在欧洲实现历史性变革,欧洲才有出路,才能够复兴和繁荣;只有联合一致并同美国的力量结合起来,才能够对付“共产主义威胁”;也只有通过实行联合将德国控制在一个联合体中,才能够防止德国军国主义复活,从而保障欧洲的安全。正是在这种共识的推动下,欧洲联合的思想在战后初期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发展起来,并形成一股颇有声势的运动。从1948年5月海牙“欧洲大会”的召开,到次年8月英、法等十国成立属官方性质的“欧洲委员会”,欧洲联合逐步从民间运动发展成为政府政策和对外政策的目的。

    面对欧洲联合的这一新形势,西方霸主美国的态度经历了一个短暂的由不明确到明确支持的转变过程。在战争刚结束的1945至1946年,由于美苏关系尚未完全破裂,美对苏强硬政策还在酝酿之中,美不愿公开支持西欧联合,以免引起苏联的过激反应。但是,随着1947年“杜鲁门主义”的出笼和美苏冷战的爆发,欧洲联合很快被纳入到美对苏遏制的全球战略之中。以同年6月“马歇尔计划”的发表为标志,美国开始公开支持欧洲(西欧)实行经济政治联合。马歇尔在其哈佛大学演说中宣称,美国希望欧洲国家之间建立起全面形式的合作,只要它们(在美国帮助下)主动联合起草一个欧洲复兴计划,并且只要该计划切合实际,美国愿意对之提供支持。【注释】US Department of State,A Decade of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Basic Documents,1941-49 (Washington,1950),pp.1268-1269.【注尾】美国期望其援欧计划能有助于使西欧建立起超国家的经济政治合作。然而,由于英国的阻挠,1948年成立的欧洲经济合作组织(作为实施马歇尔计划的常设机构)只被赋予普通的政府间组织的结构。1950年5月“舒曼计划”的发表,标志着欧洲联合从政府间合作发展进入一体化阶段。对此,美国持积极支持与鼓励的态度。该计划一发表,杜鲁门总统便表示欢迎“这一建设性的具有政治家远见的行为”,舒曼计划“为在法德之间建立起一种全新的关系提供了基础,并为欧洲开辟了一个新的前景”。【注释】US Department of State,Bulletin,29 May 1950,p. 828.【注尾】与此同时,美国积极支持煤钢联营六国建立欧洲防务集团。1953年12月,杜勒斯国务卿甚至威胁说:如果欧洲防务集团建立不起来,“将导致一个对美国基本政策的痛苦的重新评价”。【注释】FRUS,1952-4: V.1, Statement by 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the North Atlantic Council,14 Dec. 1953,pp.842-843.【注尾】其隐含的意思是,美国将可能从欧洲撤军。不过,这一威胁最终未化为实际行动,1954年8月30日法国国民议会否决了欧洲防务集团条约后,驻欧美军并未撤走。在经历了防务集团计划失败的挫折之后,欧洲一体化进程在1957年重新取得新的重大进展。是年3月25日,六国在意大利首都罗马签订了“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条约”和“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统称为“罗马条约”。对于这两个共同体的建立,美国的态度虽不像在防务集团问题上表现得那样强烈,但无疑也是支持的。1957年初,艾森豪威尔总统对一个法国代表团说,“共同市场(EEC)建成的那一天,将是自由世界历史上最美好的日子之一,甚至比赢得战争的胜利都更加美好。”【注释】Declassified Documents Reference Service, 1992, 0440, meeting EisenhowerFrench delegation,probably 26 Feb. 1957.【注尾】他在另一个场合甚至表示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欧洲合众国的诞生”。【注释】FRUS,1955-57: IV,Memorandum of Conversation EisenhowerEtzel,6 Feb. 1957,p. 517.【注尾】

    总之,美国在战后欧洲一体化之初期阶段对促进其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注释】吉林厄姆这样描写美国对欧洲煤钢联营的建立所起到的关键作用,称“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煤钢谈判将不可能取得进展,事实上,正是由于美国的重要干预才使得谈判免于完全崩溃。”见John Gillingham, “From Morgenthau Plan to Schuman Plan: America and the organization of Europe,” in Jeffery M. Diefendorf, Axel Frohn, and HermannJosef Rupipier  eds.,American Policy and the Reconstruction of West Germany,1945-1955 (Washington, DC: German Historical Institute,1993),p.132.【注尾】它通过经济援助和施加政治压力等手段,帮助西欧建立了一系列的区域性合作机构,并且在1958年成为第一个同欧洲经济共同体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正由于此种缘故,欧共体委员会首任主席哈尔斯坦在1958年1月1日的就职演说中对美国充满了感激之情,他说:“有格言说,美国人是最好的欧洲人,这话的确不错。”【注释】转引自Reginald Dale,“Marshall to Maastricht: USEuropean Relations Since World War II”,Europe,June,1995,p.12.【注尾】

    但必须强调指出,美国人首先是最好的美国人。这一时期华盛顿强烈支持欧洲一体化,主要是其自身利益驱动的结果。对苏联和德国实行“双重遏制”是促成其奉行该政策的主要动机。马歇尔计划虽未公开针对任何国家,但实际上遏制苏联构成了其出笼的最重要的背景。1949年成立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更是明显针对所谓苏联共产主义威胁的。艾森豪威尔总统在1951年宣称:“如果欧洲国家组成为一个真正的整体,那将给北约带来巨大的好处。”【注释】US Department of State,Bulletin,30 July 1951,p.164.【注尾】显然,在华盛顿看来,推动西欧联合是组织对苏遏制的最有效的办法。美国同时也期望欧洲一体化能有助于使东欧获得“解放”,其根据是,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深入发展,将逐渐对苏联的东欧“卫星国”产生吸引力,从而促使它们摆脱苏联的控制,最终,东欧将以和平演变的方式获得“解放”。艾森豪威尔认为,“一旦西欧形成一个坚固的力量整体,将最终把苏联的卫星国吸引过来,那样,对和平的威胁将会消失。”【注释】FRUS,1955-7: IV, Editorial Note(Remarks by Eisenhower), p. 349.【注尾】

    此外,美国还试图通过欧洲一体化将西德纳入并限制在一个西欧联合体中,此所谓对德国的遏制。这层考虑在40年代后期至60年代初表现得特别强烈,并且与遏制苏联的动机密切相关。这一时期美国特别担心西德经不住苏联有关允许德国统一的诱惑而倒向苏联,或者走向中立。因此,将西德纳入西方体系并限制在一个联合体当中成为美国的一项重要政策。美国希望藉此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一方面消除欧洲不稳定的根源(正是欧洲的不稳定导致了本世纪美国两次卷入欧洲战争),同时利用西德加强西欧抗衡苏联的能力。1949年5月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成立,使美国及其他西欧国家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如果同意给予西德在西方世界内与其他国家平等的地位(若要避免德国民族主义复活就必须这样做),一体化是除了允许它完全独立(这在当时显然不可能)之外的唯一选择。从此种意义上讲,通过一体化的方式将西德对平等地位的要求与美国及欧洲遏制西德的需要结合起来,可能是促成战后欧洲一体化的最深层的原因。

 

 

    然而,从60年代开始,美国对欧洲一体化的支持开始变得复杂起来。一方面,美国继续在总体上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1962年7月4日,肯尼迪总统在其著名的“相互依赖”演说中指出:“我们不把一个强大而统一的欧洲视作对手,而是视为我们的一个伙伴,帮助它发展壮大是我们17年来外交政策的基本目标。”【注释】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John F. Kennedy,1962,p.538.【注尾】即使在戴高乐总统向美国的领导地位发出挑战期间,美国的这一立场也未改变。1966年5月3日,约翰逊总统表示,美国认为,“促进西欧的统一不仅是(美国)所希望的,我们还认为是必要的,”因为“过去的每一个教训和对未来的每一个展望都表明,西欧国家只有日益紧密地联合起来,才能够在国际社会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注释】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Lyndon B. Johnson,1966,p.477.【注尾】但另一方面,面对本国经济出现的严重收支不平衡的状况以及戴高乐向美国的欧洲霸权发出的强烈挑战,华盛顿也开始强调维护其经济利益以及它在西方世界的领导地位(如果说此前这一地位是被假定或毋庸置疑的话)。约翰逊在同一篇演说中指出:“我们依然坚信,一个一体化的大西洋防务,是构筑西欧统一的第一需要,而不是西欧统一之后的结果,而且,这样一个大西洋防务,也仍是扩展大西洋伙伴关系,以及消除同东方之间分歧的第一需要。”【注释】Ibid.【注尾】总之,进入60年代后,国内外形势的发展促使华盛顿不得不重新评估其强烈支持欧洲一体化的政策,其结果使得它对欧洲一体化支持的有条件性变得突出起来,即欧洲的一体化进程必须在大西洋联盟的框架内进行。换句话说,欧洲一体化不能脱离同美国的合作。

    此后的各届美国政府均坚持这一立场。1973年,基辛格国务卿在其著名的“欧洲年”演说中称,在战后美国外交政策中没有什么比我们支持欧洲统一更加一致的了。他表示,为了建设一个新的大西洋结构,“我们将继续支持欧洲的统一。”【注释】US Department of State, Bulletin,14 May 1973,pp.595-598.【注尾】但与此同时,他和尼克松总统“对欧洲一体化给美国以及大西洋盟友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关系带来的问题表示关注”。【注释】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Richard M. Nixon,1973,p.222.【注尾】与尼克松政府有所不同,卡特总统同意给予欧共体“无限制的支持”。1978年,卡特成为首位访问欧共体总部布鲁塞尔的美国总统,他还表示欢迎欧共体委员会主席参加一年一度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里根上台后,一方面表示支持欧洲一体化,例如,他在1982年3月24日就罗马条约签订25周年发表的讲话中指出:“让我清楚地重申本届政府对欧洲一体化的支持。我们不把一个强大而统一的欧洲视为对手,而是视为我们的伙伴。”但他同时强调,自罗马条约签订以来,欧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个更加强大和更加统一的欧洲已经崛起,欧洲因而应当承担起更多的自由世界的责任。【注释】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Ronald Reagan,1982,p.374.【注尾】实际上,在里根当政的八年中,由于美欧间频频爆发严重的经济争端,他对欧洲一体化的支持多少显得有些言不由衷。布什政府上台时,正值欧洲形势发生剧烈变化的一个特殊时期。面对欧共体内经济政治一体化步伐的明显加快和东欧形势的急速发展,它不得不对里根时期的美国对欧政策作出调整。1989年政府内部的一项研究报告认为,“欧共体内加速的政治一体化是不可阻挡的,美国对这一进程的反对不仅是无效的,而且可能会适得其反。”【注释】John Peterson,Europe and America in the 1990s: The Prospects for Partnership (Aldershot: Elgar, 1993),p.48.【注尾】这一结论无疑对美政策调整具有影响,但布什政府同时有更为重要的政治上的考虑,它尤其认识到一个一体化的西欧可在结束欧洲大陆的分裂以及稳定东欧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布什宣称:“我们认为,欧洲的统一和强大就意味着美国的强大——一个重新崛起的西欧是一块经济磁铁,它把东欧同自由国家共同体吸得更近。”【注释】Speech at Boston University on 21 May 1989,in Axel Krause,Inside the New Europe (Harper Collins,1991),p.294.【注尾】当然,布什也认为一个更加一体化的欧洲将有助于加强对统一后的德国的控制,并能更多地分担美国的负担。总之,与里根政府相比,布什政府更多地强调美欧总体上的政治合作,而多少有些淡化双方在经济领域里的争端。但是,这决不意味着布什政府忽视保护美国的经济利益,事实上,它同艾森豪威尔以来的历届美国政府一样,希望通过关贸总协定内的谈判促使美国产品更容易地进入欧共体市场。为了对欧共体施加压力,布什宣称,“我们不会在农业方面作出单方面的裁减。”【注释】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George Bush,1989,p.437.【注尾】另外,他还对正在建设中的欧共体内部市场有可能变成一个“欧洲堡垒”的前景表示担忧。同样,布什政府也坚定地维护美国以及北约在西方世界中的地位和作用。每当它感到欧洲的行为有可能对美国的利益和地位构成威胁时,便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反对。所谓的“多宾斯信件”就是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注释】1991年2月21日,布什政府中负责欧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多宾斯通过美国驻欧洲国家大使馆致函各西欧政府,称美国对欧洲发展其安全和防务特性的努力表示关注。【注尾】1991年11月,布什更是公开表示,美国认为其在欧洲“防务和事务”中的作用不应因欧洲联盟的缘故而成为多余,他还警告西欧说,“如果你们的最终目标是要建立起自己独立的防务,那么今天就应该告诉我们。”【注释】Beatrice Heuser,Transatlantic Relations: Sharing Ideals and Costs (London: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1996),pp.96-97.【注尾】

    需要指出的是,关于战后美国支持欧洲一体化的原因和动机,除了前面提到的对苏、德进行“双重遏制”这一主要考虑外,期望通过建立一个更加强大的欧洲以减轻战后美国为遏制苏联而承受的沉重负担以及通过一体化在欧洲推广美国的价值观,【注释】美国价值观的核心组成部分是联邦主义、民主和开放的市场。莫内认为艾森豪威尔和杜勒斯最大的希望是美国的联邦经验能在欧洲大陆得以实践。见: Jean Monnet,Memoirs,(London,1978),pp.279-389.【注尾】也是促成华盛顿坚持这一政策的重要原因。此外,战后西欧国家自身不断朝日益紧密的一体化迈进也推动了美国对欧洲一体化的支持。在所有这些原因和动机中,对苏、德的“双重遏制”由于反映了冷战时期美国最直接、最现实的安全利益,因而显得尤其重要。相比之下,期望通过欧洲一体化来减轻美国的负担以及在欧洲推广美国的价值观,则反映了美国较长期的利益,在重要性上似乎不及对苏、德“双重遏制”的这一相对而言的短期动机。但从60年代开始,随着美国的收支不平衡状况日趋严重和戴高乐向美国的欧洲霸权发出挑战,这一考虑显得日益重要,而在冷战结束以后更加如此。但总的来说,是上述所有动机和原因的综合,促成了战后美国对欧洲一体化持久的支持。基辛格在70年代写道:“只有建立起一个联邦的欧洲,才能够消除欧洲的战争,形成对苏联有效的抗衡,将德国永久不可分地同西方拴在一起,并且与我们一起承担领导世界的责任和义务。”【注释】Henry A. Kissinger,Years of Upheaval (Boston,1982),pp.143-148.【注尾】他的这番议论可谓是对美国缘何要支持欧洲一体化的一个较全面的解答。

 

 

    冷战结束于布什政府时期,但冷战后美国关于欧洲一体化的政策则主要是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形成的。

    同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时杜鲁门政府对待欧洲联合的态度相似,克林顿政府在上台后最初的一段时间里对欧洲一体化的态度也不明朗。不过,杜鲁门政府的犹豫不决主要是因为顾虑苏联的反应,而克林顿政府对欧态度不明朗则主要与它优先关注国内问题及经济事务有关。实际上,克林顿正是靠许诺上台后优先考虑国内问题而得以入主白宫的(布什承认他之所以在大选中落败是因为过多地强调对外事务),其对外政策的重点也集中在对美国经济有着直接影响的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只是到了1994年1月,即上台整整一年后,克林顿总统才发表了他的第一个关于欧洲一体化的政策声明,宣称他的政府支持欧洲联盟及其发展更加强大的共同机构,美国不仅鼓励欧洲搞经货联盟,它原则上也赞同欧盟发展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以及使西欧联盟发挥更加有力的作用。【注释】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William J. Clinton,1994,p.20.【注尾】同年7月,克林顿进一步阐明他对欧洲全面一体化的支持,他说:“展望21世纪,我相信,一个统一在民主、自由市场和共同安全下的欧洲,在维护繁荣与和平方面,是我们最好的伙伴。”【注释】Speech in Berlin on 13 July 1994,in Anthony Laurence Gardner,A New Era in USEU Relations?(Ashgate Publishing Company,1997),p.1.【注尾】至此,克林顿政府对欧洲一体化的政策终趋明朗,并且显得相当积极。负责欧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霍尔布鲁克认为,克林顿政府是近30年来“最支持欧洲一体化”的美国政府。【注释】参见Clifford Hackett,Cautious Revolution: The European Union Arrives (Westport,Conn.: Praeger,1995),p.190, n.6.【注尾】

    克林顿政府对欧洲一体化的支持突出表现在它同意欧洲可在某种程度上发展其安全和防务特性。军事一体化是欧洲一体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由于受种种条件的制约,该领域的一体化长期以来未能取得进展。只是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欧共体内外形势的变化,建立欧洲共同防务问题才被真正提上日程(50年代初建立欧洲防务集团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是迫于美国压力的结果)。对此,布什政府虽很不情愿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予以接受。1990年7月在伦敦召开的北约首脑会议原则上接受了“欧洲防务特性”的概念,之后,这一概念又在1991年哥本哈根及罗马北约会议上得到进一步重申。克林顿政府上台后,尽管在维护北约及美国的地位和作用方面同战后历届美国政府保持了总体上的一致,但显然愿意在欧洲共同防务问题上走得更远一些。克林顿称其政府对于“法德之间以及其他(欧洲)国家之间有可能建立起更大程度的欧洲安全合作的前景并不感到恐慌和忧虑”。【注释】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William J. Clinton,1994,p.20.【注尾】1994年1月布鲁塞尔北约首脑会议公报的第四点内容指出,联盟成员国“充分支持发展一个欧洲安全和防务特性——这一特性的形成将加强大西洋联盟中的欧洲支柱,与此同时也会加强大西洋两岸之间的联系,并使欧洲联盟能够为它们共同的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