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研究》2001年第2期

   

   

美国人看美国、中国与世界

 

傅高义

   

编者按:傅高义(Ezra Vogel)是美国哈佛大学亨利·福特社会科学教授,该校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前主任。傅教授在国际日本学界和汉学界都很有影响,也曾在美国政府任职。对于他的赐稿,本刊表示感激,并在征得他的同意后做了一些删节。本文有助于我们了解一位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如何解释美国历史、现状和中美关系,其视角和观点似有相当的代表性。

   

    中国拥有五千年悠久的历史,源远流长的文化,是当今世界上人口最多、发展很快的国家。相比之下,美国只有短短240年的历史,对中国来说,美国还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建国时正处在中国最后的封建朝代——清朝的中期。但美国却是世界上经济总产值最大、技术最发达的唯一超级大国。中美两国的历史、文化制度虽然不同,但是随着世界经济和信息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两国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两国关系处理得好,可以促进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在世界范围内,不只中美两国,而是世界各国,都应该考虑如何处理国与国的关系,如何充分发挥各自的作用,这对21世纪全世界人民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为了处理好中美两国关系,我们一定要超越自己的传统观念,提高和加深相互的了解。

 

一、美国人对自己历史的看法

 

    在1776年以前150多年里,北美一直是英国的殖民地,也是打了很多年的独立战争以后,才在1789年建立了美国。正是由于有这种切身的反抗经历,美国人历来同情和支持受压迫的民族和受压迫的国家。中国也有着一百多年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历史,所以应该比较容易理解美国人对自由和独立的追求。

    实事求是地看美国国内的历史,应该承认,白人曾对印第安人做了很多坏事,杀了不少印第安人。也要承认,在美国南北战争以前,美国南部的一些地主,将从非洲贩卖来的黑人作为奴隶。但1863年林肯总统解放了南部地主统治下的奴隶。现在美国政府要求对所有住在美国的人都应该给予平等的机会,能够公平竞争。作为一个学者我还应该承认,美国并没有完全达到理想的平等,种族歧视的问题依然存在,但是大多数美国人追求的理想是通过政府来帮助和支持国内外受压迫的人。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几千年来中国人基本上都是住在中国,移民来的人口不多。但在美国,除了几十万印第安人以外,其他人都是从外国来的,主要是从欧洲,也有从非洲、南美、亚洲来的。224年前美国独立战争时,美国人口只有300万,他们是1607年以后从欧洲来到美国的。这些移民的后代,生在美国,长在美国,很快就学到美国的文化,因而,他们对自己祖先的故乡,对自己出生地的感情并不像中国人那以深,但美国人对美国有很深的爱国主义感情。

    为什么全世界有那以多人来到美国呢?这些移民中有不少人是想找发财的机会,因为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里挣钱的机会不多;但是在移民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因为在欧洲或者其他国家受到宗教或政治的压迫,为了自由和独立而放弃了自己的祖国,避难来到美国的。在美国,他们找到了所要追求的自由,所以追求自由和独立,就成为有史以来美国重要的传统思想。19世纪,美国进行了西部大开发。那时,美国西部的土地很多,人口很少,而且开始时西部也没有政府管理,一切都是依靠个人的努力。那时,东部的人如果感到受压迫,随时可以去西部开垦土地。美国没有封建社会的历史。所以,美国的西部大开发形成了美国很强的个人主义传统。

    美国人对外政策的基本看法是这样的:在20世纪,美国打了四次大仗;两次世界大战,一次朝鲜战争,还有一次是越南战争。通过两次世界大战,美国人认识到,世界已经变小了,全世界的情况与美国都有密切关系。美国认为,1931年美国没有及时地反对日本占领中国东北;1939年时美国也没有迅速地反对希特勒,造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所以对美国来说,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是:一个独裁的国家侵略别的国家时,如果不及时反击,其后果是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在很多人看来美国有霸权主义的行为,但美国人不同意这个看法。我个人认为,美国政府在历史上对南美和北美的作法确实接近于霸权主义,因为在那里,美国的力量很强而其他国家则力量很弱。但现在,全世界有很多力量强大的国家和地区,如欧洲、日本、中国,将来还会有印度。因此,霸权主义的行为是不能得逞的。另外,世界上有很多问题,单靠美国一个国家的力量是不够的,一定要与其他国家合作才行。当然我也承认,美国国防部有不少人认为美国有能力也应该成为一个军事力量更为强大的国家,但是大多数美国人的看法是与他们完全不同的。

    有些外国人会问为什么有的美国人并不完全了解情况但还要乱说话?原因是,在美国人看来,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看法,只要不宣传“打倒美国政府!”所以,尽管有时一些人并不一定了解社会状况,他们却喜欢表明自己的看法。对此,希望中国人清楚地分析和判断,不要误将美国的支流意见当主流。

    目前美国在许多方面仍然领先世界。这使不少美国人越来越骄傲。我认为,用中国人的话说: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你们应该批评美国人的自高自大,我会和你们一起去批评那些骄傲的美国人。他们应该懂得:自己的经验在别的国家不一定合适,更不要将自己的思想方法强加于人。其实在美国还是有许多美国人虽然很成功,但却非常谦虚,一直努力工作,我很佩服他们。美国的前途只会因骄傲而落后,为了取得更大的成功就一定要谦虚,继续奋斗。

 

二、美国社会内部的六大矛盾

 

        (一)贫富分化和地位高低的矛盾    18世纪美国基本上是农业社会。由于土地多,人口少,任何人都可以去开垦新的属于自己的土地。所以,当时,除南部的棉花种植地区以外,美国没有地主,只有自由农民。这些农民大多以家庭为主,有自己的土地,享有比较平等的社会权利。

    但是,在后来的工业社会里,出现了贫富分化。有的企业家,比如买卖股票的人成了大资本家,非常有钱。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农业技术的进步,现在美国的农业人口仅占全国人口的2%。而产出的农产品除了供应美国人自己消费以外,还大量地出口。工业技术的迅猛发展也已使美国的工业人口占全国职业人口的20%以下。另外从事第三产业的人,他们的工资收入、生活水平差距较大,存在着明显的不平等。一般地说,在美国,黑人的生活水平要比白人低,南美西班牙后裔的生活水平则不如从欧洲来的移民。但大多数美国人认为,这些不平等是由市场造成的,而不是政府有意制造的。美国人的理想是应该给所有的人公平竞争的机会,而不是给所有的人平等的结果。当然,很多美国人,包括我个人在内认为:政府应该想办法减少这些不平等状况,应该给黑人及其他贫民更多的机会,帮助他们提高教育水平和生活质量。

    (二)对政府功能的不同看法

    关于社会福利,在美国有人认为,政府功能应越小越好;但也有人认为政府应起更大的作用,负更大的责任,政府应该保护那些贫困、机会少的人。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后,罗斯福总统提出国家应增加国民福利。所以直到现在,美国政府都很重视社会福利。但一些中高收入的有钱人和有地位的人认为,他们的个人所得税很高,高达收入的50%,所以他们不愿意政府福利太多。另外,也有人认为,福利太多不能刺激普通老百姓的工作积极性,所以应该减少福利。但是收入低的贫民和支持他们的大多数知识分子,则希望政府给予较多的福利,以改善他们的教育和生活质量。

    在国家的经济发展中,政府该起何种作用,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发展较晚——即后期发展的国家或地区,像德国、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大陆等,其政府都在其经济发展中作出了重要贡献。当然,美国经济发展的经验则是不同的。在19世纪到20世纪初的发展过程中,各国移民来到美国时,政府很小,作用也非常小。美国经济发展的经验是靠私营企业的自由竞争,而不是靠政府的领导。当然,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由于看到日本经济的发展,当时美国也有人提出政府应对经济发展起更大作用。我个人认为,日本在80年代后期,在质量管理、生产组织等很多方面确实超过了美国,但90年代日本的经济基本上没有发展,而美国经济却发展很快,所以现在美国人的结论是:美国的私营企业有自由,可以根据市场情况调整而在竞争中获胜,只要企业的活动不违法,企业应该有相当多的自由,政府应少干预企业。不过,实际情况是,政府为了防止垄断行为和保护消费者利益等做了不少规定,在经济发展中起了不少作用。很多美国人仅凭自己的发展经验就认为其他国家的政府应少干预经济发展,这是片面的。

    (三)外交政策上应该坚持理想主义还是实用主义

    19世纪以来,美国一直存在两种观点:一种是认为美国应适应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趋势,用实用主义的方法来保护国家利益;另一种观点则是要坚持理想主义,支持和帮助全世界受压迫的人民。这是从独立战争以来,很多美国人所坚持的理想。

    冷战时期,主要矛盾很明显,大多数美国人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反对苏联、反对共产主义,保护美国的利益。苏联解体后,很多人又觉得,冷战已结束,没有了敌人,没有明确的目标,不需要再过多地考虑如何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而应该继续追求理想主义。所以制定统一的对外政策就很难了。

    (四)全球化和美国产业工人利益的矛盾

    在任何国家和地区,市场的开放与否,都会带来不同的利害关系,因而产生不同的看法,美国也不例外。在美国,很多与世界贸易有关的资本家、企业家由于想与其他国家做生意,赞成经济全球化、一体化。但也有人认为,如果美国进口过多其他国家的产品,美国的劳动力无法与那些工资低的国家竞争,所以应限制进口,保护美国劳动者的利益。代表劳动者利益的组织——比如说工会,就与一些商业组织,如美中商会有很多矛盾。他们双方都想影响国会,也想利用媒体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在对待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上,美国工人的反对并非因为恨中国,而是为了保护他们的自身利益所致。

    (五)关于极端宗教组织与社会的问题

    在美国,有些宗教组织的看法是极端的,狭隘的。比如他们在本国反对计划生育,反对流产,所以他们也反对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政府关于宗教的政策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在美国,有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佛教、伊斯兰教等等。美国的政策是不允许一个宗教压迫另一个宗教。但是其中有些人会有极端的思想,也对其他宗教信仰与无宗教信仰的人有偏见。

    (六)国会与白宫的矛盾

    1789年建立美国政府的人,或者他们的祖先,是受压迫而来到美国的人。他们最怕一个政府变成一个独裁政府。所以,他们采用三权分立的方式来建立政府,使法院、政府(白宫)和国会的权力相互制约。白宫和国会是否依宪法行事是由法院来判定的。即使是总统,如果他不依照宪法行事,法院也会对他进行处分。白宫可以领导政府的各个部门,但是要制订一个新的法律,要有国会通过才能生效。三权分立中最大的矛盾就是白宫与国会的矛盾。

    绝大多数的美国人对美国式民主的缺点都很清楚,比如国会议员的利益太分散,一个一贯的对外政策很难保持。尤其是冷战以后,没有了目标,目的不明确,所以要统一政府与国会的意见就更难。这一点也很令美国的同盟国头疼。尽管有这些缺点,但是在美国人看来,没有比民主选举与法治相结合更好的制度了。

    以上所谈的是美国社会内部的一些主持矛盾,当然还存在其他许多问题,如经济发展与保护环境之间的矛盾等等。总体而言,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人员构成来自世界各国,不难想,其社会问题是何等复杂和多样。

 

三、中美关系的主要症结

 

    最近我看过一些中国学者的文章,了解到一些中国研究人员和政府工作人员认为美国有意轰炸中国驻南大使馆,并且还支持台湾和西藏的独立,支持与中国政府持不同政见者等等,目的是不想让中国变成强国。

    近20年来,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的确使美国人猜测中国将会在20年到30年后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是变成一个保护世界和平的国家,还是变成一个侵略其他国家的国家?当然,在美国国内也有少数人宣传“中国威胁论”,也有个别人相信“文明冲突论”。但是大多数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并不怕中国的发展,相反的,美国主流的态度是支持中国的顺利发展。否则,为什么美国欢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什么欢迎中国的产品卖到美国市场,而美国又将许多产品,包括高技术的产品卖给中国呢?我认为,不管美国国内的意见分歧有多大,从1971年至今,历届美国总统都清楚应该与中国搞好关系。当然他们也要考虑到华盛顿内部的情况,考虑要如何说服国会。但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对中国的基本政策一直就是支持中国成为一个经济大国和政治大国,欢迎中国在国际组织中发挥作用,尽管也有美国人批评中国的民主不够,但是大多数美国人认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完全不是冷战时期的苏联。

    我认为在中美关系中如下三个问题最重要:

    (1)台湾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的一个主要目的是打败日本,所以要与中国政府合作。由于当时是国共合作,美国政府就需要与国民党和共产党同时合作。抗日战争胜利后,美国政府继续支持共产党与国民党谈判、合作。美国与当时在蒋介石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关系密切,直到1945年美国的政策还不是反对共产党。但在1947年和1948年,冷战开始了。当时美国政府怕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合作,但直到1949年中国共产党打败国民党,国民党跑到台湾,美国的政策还是不一定支持台湾。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与台湾建立了同盟关系。

    1971年基辛格访问中国时,中苏关系已经恶化,美国政府想与中国建立新的伙伴关系,联合反对苏联,所以就有了三个联合公报。有些人认为“美国的战略是支持台湾独立”,但我认为,美国人主流的看法并非如此。美国在1949年的冷战时期,反对过共产党;但1971年以后,美国不再反对中国共产党。美国认为最重要的是安定。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国内的事,但是如果两岸的一方使用武力的话,就会影响到地区的安定。所以美国应该支持两岸和平解决问题。

    (2)人权问题

    美国人很重视民主,所以美国人看一个国家,很重视它是否是民主国家,人民是否有权选举自己的领导人,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有很多人批评中国,批评中国不是民主国家的原因。我相信,中国自然会选择适应其历史发展和自身特点的制度。1978年以来,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使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很多美国人对此认识不够,另外,很多美国人在电视中看到媒体报道的1989年的“六四”事件后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马上得出结论:中国不是一个民主的国家。我个人认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社会的确变化巨大,人民的生存状况得到了改善。但总体上,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还不太高,从西部到东部,从农村到城市的流动人口已有一亿人,还存在待业、失业等非常严重的问题。19世纪以来中国战乱频繁,所以非常珍视现在的稳定局面。美国的社会比较稳定,所以很难理解中国面临的社会稳定问题。

    (3)美国在太平洋的安全战略问题

    在太平洋地区,除了中美两个大国之外,另一个起重要作用的国家就是日本。很多中国人认为日本至今仍没有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侵略行为真正认罪,而且还有可能要复活军国主义,也有不少人怕美国会卖给日本更多现代化的军事设备、技术和武器,从而使日本再次变成一个军事大国。或者是担心日本有朝一日会脱离日美同盟,而再次威胁中国以及亚洲的安全。我认为,大多数日本人都知道日本政府是不会采取这样的对外政策的,因为那并不代表日本的利益。

    中国与美国对日本看法不同的原因是,中国与日本接触最多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中国人看到日本侵略中国的情景,担心日本军国主义复活。而美国与日本接触最多的时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看到日本国内人民的反战情绪很高。直到现在,很少有日本人愿意参军当兵。中国有句老话:“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现在日本很多人都这么看,所以,日本自卫队本来需要30万人,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一直达不到这些人数。从1600年到1895年日本一直没有打过仗。从1895年到1945年的50年间日本打了几次仗。但1945年战败以后,日本依靠着和平的大环境经济发展很快,人民的生活水平也迅速提高。所以,日本人看得很清楚:打了50年的仗,得来废墟一片;和平了50年,前途光明灿烂。

    现在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谈判是一个好趋势。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有着共同的利益,为了维护朝鲜半岛的安全以及亚太地区的稳定,中美两国应该努力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广泛交换意见。

 

四、对于如何处理好两国关系的建议

 

    为了改善中美关系,我想谈以下六点建议:

    (1)和平解决台湾问题

    目前我认为最可怕的是,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军事冲突。我个人认为,最好的作法是:大陆和台湾通过谈判协商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2)相互理解人权问题

    美国社会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社会,也有不少人权问题,中美两国的不同看法可以通过讨论和交流来达到相互理解。我认为美国不应该用强迫命令的作法要求中国改变,中国也同样可以对美国的人权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通过讨论的方式达到相互理解。

    (3)扩大中美各界的交流

    现在台湾在华盛顿的影响非常大,为什么呢?原因是从50年代到现在,他们与美国的各界接触非常多,所以他们知道如何与美国各界搞好关系,知道如何说服美国人支持和帮助他们。我建议中国的研究人员和记者加强对华盛顿的决策过程研究和了解,分清谁代表美国的主流意见,谁影响美国政府的决策,而哪些人的意见是不能代表美国整体利益的,这样才能真正让中国人民和政府了解美国的态度,促进中美两国的友谊和发展。

    (4)充分利用国外留学人员

    中国国内虽然改革开放只有20多年,但在美国却有大批优秀的中国人在学习和工作。比方说我们的哈佛大学非常欢迎这些人,虽然我们培养学生的数量是有限的,但是我们希望帮助中国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了解世界。我个人很希望有更多人学成回国,为中国的发展做贡献。但有些学生可能会留在美国,这些人也应该与中国保持联系,想办法帮助中国的发展,包括自然科学,经济和企业的发展,也帮助中国提高对美国政治的了解。住在美国的华人也能对中国作出较大的贡献。

    (5)帮助驻中国的外国记者了解实际情况

    美国记者常常发表一些批评中国的文章,或者发表一些对中国起负面影响的文章,这是很难避免的。因为美国是个资本主义的国家,报道正面消息的文章未必受欢迎,经济利益也会受影响;而小道消息却往往颇受读者青睐。就是对美国自己的领导人,美国记者也是喜欢报道令人震惊的新闻。我个人认为,应该给美国记者更多的自由去调查中国的实际情况。这样,不管这些记者的好恶如何,利益所在,他们即使不会都写对中国友好的文章,但至少不会再认为中国在有意妨碍他们的工作而使他们的态度变成反对中国。如果让他们了解真实的状况,他们会做出自己的分析,从而会写出使美国读者感兴趣又友好的文章,也会越来越多地报道中国的真面貌,这样也有利于转变美国老百姓对中国的看法。另外,美国人认为,不同的人对不同的事物有不同的看法是非常自然的,是有利于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的。

    (6)增进中美日三国友好关系

    中国有本家喻户晓的《三国演义》,那么,我们该如何处理中美日三个在亚洲势力最强的国家的关系呢?再来一次三国争斗吗?还是想两对一?来个日美对中国?我认为,这都不是我们所希望的。我们应该真正搞好中美日三国关系,这对三国及全世界的人民都有好处。因为我们已从人类的历史中发现:战争不仅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能造成更大的灾难。

 

五、结论

 

        对中美两国的前途,我抱较乐观的态度。原因有三个:

    第一,美国的主流思想确实是不想搞霸权主义,也不想把中国当作敌人,而是希望中国成为一个繁荣富强的国家。美国的目的是要维护世界和平,而这是我们中美两国共同的愿望。

    第二,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政策实行以来,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也享有了更多的自由和民主。我认为改革开放政策不会改变。现在中国人对世界的了解,以及与其他国家的交往已经比20多年前要多得多。而且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人所享有的自由和民主也在不断得到改进和发展,尽管其中还有波折,但现实中的中国已有了深刻的变化。可惜的是,美国大多数老百姓对此认识和理解的不够,这就需要我们这些美国亚洲问题专家负起责任,更加努力地工作,以提高美国人民对中国的认识。

    第三,中美两国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中美两国都寻求和平、稳定与发展,都受益于两国贸易的不断发展。另外,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以及人类所赖以生存的地球,中美也需要合作。所以在许多方面,中美两国有着共同利益,尽管在很多方面还有分歧,但应该用求同存异来处理中美两国及世界的问题。中美两国应该有信心,也更要有耐心地面对和处理21世纪的各种挑战。

   

    傅高义:美国哈佛大学亨利·福特社会科学教授、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前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