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研究》 2010 年第 2 期

 

 

基督教青年会的起源与北美协会的“世界服务”

 

 

赵怀英

 

 

〔内容提要〕基督教青年会起源于英国,旨在以宗教活动改善青年人的生活,应对工业革命带来的道德危机。 19 世纪中期传入美国后发展成以“德、智、体、群”四育为主的社会活动机构,在道奇、洛克菲勒等企业家的扶持下,它建立了庞大的会所,并开展“世界服务”,成为在海外推行“美国生活方式”的重要力量。基督教青年会在中国的活动主要是通过社会服务项目改造社会生活。它推行的社会教育、公共卫生、现代体育等许多事业促进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随着基督教青年会本土化的发展,美国干事“中国基督化”的使命最后以“基督中国化”而告终。

 

关键词:美国社会与文化 宗教 基督教青年会 美国模式 世界服务

 

 

基督教青年会( The Young Men  s Christian Association 简称 Y.M.C.A ) , 是一个有着 160 多年的历史、至今仍很活跃的全球性的宗教社会团体。基督教青年会诞生于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伦敦,是 19 世纪席卷英美的第二次宗教大觉醒的产物。最初它只是一个单纯的宗教组织,以宗教活动改善都市青年人的精神生活,应对工业革命给人类社会带来的道德危机。 19 世纪中期传入美国,从一种单纯的宗教团体,发展成以“德、智、体、群”四育为程序的、专业化的社会活动机构,并具备了典型的美国特性。在 19 世纪末的帝国主义时代,美国的基督教青年会也加入了海外传教的热潮,开展 “世界服务” , 成为在海外推行 “美国生活方式”的重要力量。到 20 世纪中期,北美协会已经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以及欧洲的 32 个国家的大中小城市建立起了青年会。【注释】 Sherwood Eddy, A Century with Youth: A History of the Y.M.C. A. from 1844 to 1944(Association Press, New York ), 1944. p.92. 【注尾】中国是北美协会继日本、印度、锡兰、巴西、墨西哥之后,第 6 个派出干事的国家,经过多年的经营,基督教青年会成为中国城市不可缺少的社会团体。到 20 世纪 30 年代,基督教青年会世界协会主席穆德宣布,世界上 50 多个国家有青年会运动,其中 4 个国家的青年会最为发达,中国就是其中之一。【注释】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全国协会:《中华基督教青年会五十周年纪念册( 1885~1935 )》,(非正式出版),第 114 页。【注尾】在 1950 年之前,中国基督教青年会一直是北美协会世界范围内众多的海外分支机构之一。

 

中国基督教青年会不仅属于世界青年会运动的一部分,更是由美国移植而来的外来组织,并隶属于北美协会的领导。不仅开创青年会的人才、资金、思想来自美国,甚至各地会所大楼的建筑材料都直接从美国运来。中国基督教青年会全国协会干事江文汉曾说,“中国的青年会,一方面是世界协会的团体会员,另一方面又是世界学盟的团体会员,但它最重要的国际关系还是北美协会,因此它和北美协会的关系是极其密切的,而且是经常的。一切会议记录和事工报告、旅行报告,都要制成副本寄往纽约,一切重要决定都必须用函电向纽约请示。中国的青年协会,在过去,实质上是北美协会在中国的分支机构。”【注释】江文汉:《基督教青年会在中国》,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文史资料选辑》第 19 辑,中华书局, 1961 年版,第 5 页。【注尾】

 

近年来基督教青年会开始引起国内学者的注意,出版了一些相关的论著,探讨大多集中在青年会对中国近代社会现代化作用问题上。本文试图对基督教青年会的起源和北美协会的“世界服务”进行历史的考察,以期加深对中国基督教青年会的研究。

 

一、英国工业革命的产物

 

1844 年 6 月 6 日 ,在伦敦市区的一个布店里,年轻的店员乔治·威廉( John Williams, 1821~1905 )聚集了来自其他商店的 12 名店员,在楼上狭小的寝室里,讨论成立一个专门为城市年轻人服务的基督教团体,“通过宗教服务来改善青年人的精神生活”。这就是历史上的第一个基督教青年会。最初的 12 个会员,分别来自不同的教会:圣公会、公理会、卫理公会 、浸礼会,所以青年会从一开始就是超越教派的( interdenominational ),这成为它的主要特征之一。当 23 岁的乔治和他的同伴们在筹划基督教青年会时,肯定没有想到他们正在创造历史。 1894 年青年会 50 周年纪念日,维多利亚女王认为乔治·威廉有功,授以勋爵,并因为他对人类服务的杰出贡献,得以在死后葬在英国“最伟大的战士”纳尔逊勋爵( Lord Nelson )和惠灵顿公爵( the Duke of Wellington )的墓旁,享受国葬的殊荣。【注释】 Sherwood Eddy, A Century with Youth: A History of the Y.M.C.A. from 1844 to 1944, p.1. 【注尾】

 

作为一个专门为城市青年服务的宗教团体,基督教青年会从一开始就显示了人们应对工业革命带来的普遍的现代性危机的特殊努力。英国作为工业革命的策源地,最早遭遇到了从传统乡村生活向现代都市文明剧烈而痛苦的转变。农业革命把农业工人赶出了土地,大机器的发明和使用又使人们不得不离开家园到都市的工厂谋生。愉快的田园生活已成过去,工厂林立的烟筒里冒出的黑烟和污垢让英格兰成了一个“黑色的国家”,拥挤的城市和肮脏的贫民窟是现代文明的伴生物。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和威廉·乔治一样从乡村涌入城市寻求自己的梦想,可是面对恶劣的居住环境,单调繁重的工作条件,传统道德的涣散,心智未成的年轻人最容易成为社会道德堕落的牺牲品。威廉和他的同伴们找到了一个有效的方式来解决自身的问题。在初创时期,他们把租用的房间布置得极具吸引力,阅览室提供各种报纸杂志供大家阅读,定期举行主题演讲和开办各种课程,周末的查经班鼓励年轻人参加并引领更多的人信仰基督。青年会成为年轻人的“家外之家”。赖德 烈曾经 说过,“基督教青年会诞生于伦敦,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革命性地改变了人类生活状态的经济力量——我们称之为工业革命——正是从此开始,并在下个世纪席卷全球。以下事实恐怕不只是巧合:在基督教青年会还在它的幼年的时期,也是在这个城市,基督教信仰刺激着威廉·布斯 (William Booth) 开始创立救世军( Salvation Army ),努力使人们不至被工业社会制造的渣滓泥沼吞没;也是在伦敦,卡尔·马克思正在撰写《资本论》,以热切的反叛的笔触描述他所看到的现象,充满自信地对当前情势给出历史和哲学的解释,并描绘出一个能够实现根本救治的方案。青年会是一群店员在福音运动的激励下,联合起来致力于年轻人的自我提升。” 【注释】 Kenneth Scott Latourette , World Service: A History of the Foreign Work and World Service of the Y.M.C.A.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 ( Association Press, New York, 1957), p.443. 【注尾】

 

基督教青年会以宗教活动来增益青年心智的做法,体现了英国社会长期以来的清教传统,勤俭、自律、自助、上进的精神和理念是资本主义上升时期主流的社会价值观,威廉等年轻人以宗教来担当社会转型时期道德卫士的理念自然会得到资本家的支持,维多利亚女王对威廉事业的高度认可,也正是因为基督教青年会为人类应对从农业社会迈入工业社会共同面临的问题提供了一条积极有效的途径。随着工业革命的扩展,基督教青年会也很快风靡欧美。

 

二、基督教青年会的美国模式

 

在 1851 年伦敦水晶宫的第一次世界博览会上,来自北美的年轻人得以接触和了解到基督教青年会,并在会议期间参观了伦敦青年会的会所,他们很快被吸引。青年会把有效的宗教工作和着重为年轻人提供一个更好环境的人道主义社会公益服务结合起来的做法 , 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到美国之后,他们立刻开始着手开展相同的工作, 1851 年,蒙特利尔和波士顿青年会几乎同时成立,接下来其他几个城市很快也相继成立了青年会。 1854 年,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 22 个城市青年会的代表在布法罗联合成立了北美协会( The Y. M.C.A.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 )。

 

1855 年,来自大西洋两岸 9 个国家的近 100 名青年会代表齐聚法国巴黎,宣告成立“基督教青年会世界协会”( The World Alliance of the Young Men  s Associations ),并于 1878 年设立办事处于日内瓦。巴黎会议通过声明,宣布各国青年会联合组成世界协会,团结合作,但同时在各自的组织和运作模式上保持完全的独立。

 

美国虽然不是青年会的发起国,但却是青年会发展最具活力的国家,并逐渐在世界协会中居于领导地位。到 1949 年,青年会遍布世界上 70 多个国家,共有 7869 个青年会,会员 359.8441 万人,其中 1/6 的青年会和 2/3 的会员在北美。【注释】 Kenneth Scott Latourette , World Service: A History of the Foreign Work and World Service of the Y.M.C. A.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 , Association Press, New York , 1957. p.30. 【注尾】除了数量上的优势,美国影响力的体现还在于,美国人担任世界协会的“国际委员会”会长的时间是最长的。而且由于健全的组织、完善的理念和雄厚的财力,美国青年会为形成阶段各色各样的世界青年会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样板,各国青年会基本上都采用了美国青年会的模式。【注释】 Kenneth Scott Latourette , World Service, p.30. 【注尾】

 

基督教青年会传入北美之初,基本上还是以福音传道为主要形式,各地青年会服务程序纷繁多样,服务对象也没有明确的年龄、阶层和性别的界限,服务内容更没有统一的标准。但是在美国内战之后,城市青年会组织已经遍布全国,而且逐渐采取了相当一致的模式:以会所为中心,聘用专职的干事,并在会所中提供四育项目,成为专门为青年人服务的社会活动机构,而不再像伦敦青年会那样是一个单纯的宗教组织。这一模式主要来自纽约青年会的榜样。纽约青年会的总干事罗伯特· 麦克班尼( Robert McBurnoy )是一位能干和富有宗教热情的爱尔兰裔年轻人,他在纽约青年会负债累累、面临解散的困难时期进入青年会工作,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程序,使纽约青年会重焕生机。这就是著名的 “德、智、体、群”四育( the spiritual, intellectual, social, and physical needs of young men )。 1866 年纽约青年会明确宣布:“青年会之内容,为德育、体育、智育、群育诸部。盖所以求完人之幸福,使身、心、灵具 臻 理想之发达也。”【注释】 Kenneth Scott Latourette , World Service, p.26 ; 谢扶雅 :《基督教青年会原理》,中国基督教青年会所属出版机构:青年协会书局, 1923 年,第 7 页。【注尾】坚持以基督教信仰为根基,以 德智体群四育 为程序,让青年人养成如耶稣基督那样的完全人格,成为纽约青年会的明确宗旨。四育之中麦克班尼尤其提倡体育,因为唯有健全的肉体,可以振兴健全的精神;德育即基督教信仰是身心健康的源头活水,如果没有了基督教信仰,则其他三育如同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为了使四 育程序 得以实施, 1869 年,纽约青年会在第 23 大街上建起了高大华丽的会所大楼,麦克班尼本人构想和设计了这一伟大建筑的每一个角落。一层是极具吸引力的接待大厅,在 7 个方向对不同的部门开放。其他各层分设阅览室、会议室、健身房、礼堂、宿舍、教室等,“德、智、体、群”各部分立而又统一,设施一应俱全,会所成为年轻人真正的“家外之家”。“第 23 大街上的新建筑”成为每一位路过者都不得不驻足光顾的场所。纽约青年会的会所为内战后几十年间迅速出现的其他青年会提供了灵感和 可 参照的范式,为他们所仿效, 也成为后来北美和遍及全球的其他会所大楼的标准模式。到 20 世纪 40 年代,全世界共建成 1000 多所青年会会所,资产总值达 2.5 亿美元。【注释】 Sherwood Eddy, A Century with Youth: A History of the Y.M.C.A. from 1844 to 1944, pp.28~30. 【注尾】

 

固定的会所和以会所为中心的服务程序意味着需要雇佣专职的工作人员,这些工作人员被称为“干事”( secretaries ),这一名称一直沿用至今。青年会干事成为一种专门的职业。干事不仅是各领域的“职业教育家”,组织者和管理者,更是募捐高手。他们往往通过各种途径和有钱人建立起密切、长久的个人联系,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够提供会所建筑所需的巨额资金和维持青年会工作的大笔预算。

 

在北美青年会的历史上,频频出现如道奇、卡内基、洛克菲勒等鼎鼎大名的垄断资本家的身影。这些大企业家不仅长期以捐助资金的形式积极扶持青年会,更是青年会事业的参与者和决策者,因为他们往往都是青年会的会员,并长期担任各地青年会的会长,组成青年会董事会的董事。以麦克班尼时期的纽约青年会为例,威廉·道奇 ( William E. Dodge )从 1865 年开始担任纽约青年会的会长,他曾经写下了第一份会员名单:詹姆斯·斯托克斯( James Stokes )、西奥多·罗斯福( Theodore Roosevelt )、 J. 皮尔庞特·摩根( J. Pierpont Morgan )、詹姆斯·平肖( James W. Pinchot ) , 以及在那个时代同样知名的其他商界和教育界的领袖。不久,声名显赫的西法斯·布雷纳德( Cephas Brainerd )、科尼利厄斯 ·范德比尔特( Cornelius Vanderbit )、吕西安·华纳 ( Lucien Warner )、阿尔弗雷德·马林( Alfred Marling ) 等几乎所有商界领袖都位列其中。纽约青年会会所大楼的建成从始至终都体现了这些大企业家对青年会事业的热情参与。最初是董事会的成员 J. P. 摩根( J. Pierpont Morgan )富有洞察力地指出,大都市的年轻人是不会被吸引到教堂顶层的老式旧房子里去的。他倡议在纽约进行了一项社会调查,调查对象主要针对青年人经常出入的娱乐场所,结果令人震惊,形形色色的娱乐业形成了一个充满诱惑的大漩涡,足以把年轻人引入堕落和罪恶。以摩根为代表的青年会董事们认定,要接触到大都市里的年轻人,把它们吸引到基督教青年会这个干净健康的场所,必须要提供一个令人满意的、对工业城市诱人的邪恶具备强大反吸引力的 “家外之家”,因此,当务之急是建立一个庞大的、有吸引力的、并且是特别设计的会所大楼。会所建筑的预算共 48.7 万美元,这在当时不啻于一个天文数字。这主要归功于会长道奇的努力,他本人就捐出了 7.5 万美元。威廉·道奇本人自从 1865 年成为纽约青年会的会长之后,开始了一个“慷慨的具备政治家风格”的服务,这一服务在以后的 80 年中一直持续:他的儿子汽车大王克利夫兰·道奇和孙子克利夫兰· E. 道奇都曾经担任纽约青年会董事会的董事,后者在 20 世纪 40 年代是纽约青年会董事会的主席。

 

德智体 群四育项目 的发展、会所的建成,使青年会在美国逐渐成为高度组织化和专业化的社会活动机构,分部门专业化经营法 (specialized departmentalization ) 开始形成,四 育项目 分别由专业的干事负责,形成了德育部、智育部、体育部、 群育部 等诸部门。

 

像伦敦青年会一样,青年会在美国最初也是主要为城市里中低收入的年轻人服务,但后来美国青年会逐渐增生扩散到更加宽泛的职业范围。学生、铁路工人、军队中都建立了青年会,后来还有海军、工业工人、黑人青年会等众多的分支。其中最有生气和影响力的当属大学里的学生青年会。

 

与英国青年会不同,美国的青年会在大学校园里的学生中间扎根,并在 19 世纪 80 年代以后的近半个世纪里成为大学校园里志愿宗教生活的主要渠道。 19 世纪末风靡北美大学校园的“学生志愿海外传教运动”( the 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Foreign Missions )就是产生于学校青年会的推动,这一运动提出了鼓动人心的口号——“这一代使世界基督化” (the evangelization of the world in this generation) 。学生志愿海外传教运动不仅成为北美青年 会海外 服务的优秀干事预备队,也成为各传教团体招募传教士最有效的渠道。它极大地推动了 19 世纪末美国教会的宣教奋兴,更推动了传教运动的大众化和平信徒化。从大学生中招募传教士大大提升了海外传教士的品质,使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美国的海外传教事业充满了开拓精神。据统计,从 1886 年到 1945 年间,共有 2.05 万名学生志愿者奔赴海外传教。【注释】徐以骅:《美国新教海外传教运动史述评》,载徐以骅:《美国宗教与社会》(第一辑),北京·时事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330 页。【注尾】其中大都是大学青年会的会员。

 

这样,从伦敦传播到北美的青年会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在美国深深扎根,并 得以最 广阔的发展,具备了典型的美国特性。赖德烈将这些特性概括为:它是为年轻人服务的团体,起初主要是为城市里的年轻“白领”职员。它是基督教新教团体,但是超越教派的限制,是平信徒的组织。在经济上依赖于从 19 世纪的现存社会经济政治秩序中获益的,支配国家工业、商业、金融的大资本家集团。【注释】 Kenneth Scott Latourette , World Service, p.26. 【注尾】

 

在考察北美协会的世界服务的时候,可以发现这些特性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其海外工作的特点,并影响和规定了最终的结果。

 

三、北美协会的世界服务

 

正如基督教青年会本身是宗教大觉醒的产物,北美协会的海外工作也是 19 世纪末美国海外传教大潮中的一朵浪花。关于这一点,赖德 烈作为 资深的基督教历史学家,在其《世界服务》一书中也开宗明义地指出:“基督教青年会是福音派新教会觉醒的产物,它的传播是与新教差会联系在一起的。基督教青年会的传播是基督教新教传教事业的一个专门形式 (a specialized form) ,因此也使它的传播具备了与众不同的特征和结果。”【注释】 Kenneth Scott Latourette , World Service, p.20. 【注尾】

 

与海外传教的众多差会相比,青年 会当然 是后来者,所以尤其在初期传教士的支持是青年会在海外传教区域立足的基础。北美协会清晰地界定自己的海外服务的工区仅限于服务年轻人,超越教派的性质使它在海外成了基督教团结的象征。美国国内的学生青年会和志愿海外传教运动的发达,为青年会派出优秀的干事提供了有效的网络和途径,并使青年会事业充满活力。新颖的德智体 群四育项目 和高大华丽的会所对异国土地上的年轻人充满了吸引力,美国国内雄厚的财力和志愿捐助的宗教传统使大资本家成为青年 会海外 事业的强大后盾。金钱的力量为青年会的精神事业提供了充足的物质保证。

 

为了取得众多的海外传教团体的认可和支持,北美协会海外事业部从一开始就确定了海外工作的一个重要原则:没有所在国传教差会的邀请,青年会不能派遣干事到任何国家去开展工作。北美协会海外工作的政策初步定为“在海外传教区域建立或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