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研究》2012年第2期

同性婚姻问题与美国政治(注:感谢《美国研究》杂志的匿名评审专家提出的修改意见。)

张业亮   

  〔内容提要〕 随着美国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发展,美国社会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不断提高,但在同性婚姻问题上仍陷入分裂状态。美国有关同性婚姻的争议主要是围绕同性恋者是否拥有结婚权,以及同性婚姻是否享有与异性婚姻同等的法律权利和经济、社会福利而展开的,这一争议实质上反映了两种不同的文化和道德价值观及传统的婚姻观与平等权之间的冲突。与其他道德价值观问题一样,在同性婚姻问题上,不同党派、意识形态、种族族裔、宗教信仰、性别、年龄、地区的美国人的态度有明显的差别。对于美国政治而言,同性婚姻问题已经成为区分民主、共和两党的标志性问题,也是近几次总统选举中的重要议题之一和选举战略的一个“楔子议题”。

  关键词:美国政治 同性恋权利 同性婚姻 “文化战争” “楔子议题”

  文化和道德价值观问题的重要性上升及其所导致的政党政治和两党选民结构的变化,是近十多年来美国政治最显著的变化之一。在引起美国社会分裂的诸多文化和道德价值观冲突中,同性婚姻是最有争议的公共政策问题之一,也是当今美国政治中最复杂、最敏感的问题之一。有美学者甚至认为,同性婚姻已经取代堕胎成为美国社会文化和道德价值观冲突或正在进行的“文化战争”的一个焦点议题(focal issue)。(注:Craig A. Bimmerman, The Lesbian and Gay Movements: Assimilation or Liberation? (Westview Press, 2008), p.95.)

  自1990年代初期同性婚姻问题成为美国全国性议题以来,围绕同性婚姻的争议日趋激烈。它不仅使联邦政府三大分支机构及州和地方政府都卷入其中,成为联邦政府面临的棘手问题、许多州立法和全民公决的焦点、相关社会运动和利益集团游说的目标,而且成为政党和选举政治中一个具有高度争议性的敏感政治问题。尽管随着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发展,美国民众中能够接受同性恋的人越来越多,但在同性婚姻问题上,目前仍有近一半美国人表示反对。而且,在支持和反对同性婚姻的两派中,存在种族族裔、宗教信仰、党派、意识形态、性别、年龄、经济和社会地位、受教育程度和地区等诸多方面的差别,美国社会在同性婚姻问题上正陷入深深的分裂。

  对同性婚姻问题的研究,美国学者从公民权利和公民自由、社会运动、公共政策、司法立法的视角做了大量深入、系统的研究,著述颇丰。本文拟从政党和选举政治的视角,在对美国同性婚姻问题的历史发展进行梳理的基础上,论述支持和反对同性婚姻的两派的观点,分析同性婚姻问题对美国政治的影响,探讨美国同性婚姻问题的发展趋向。

 

一 美国同性婚姻问题的历史和现状

同性婚姻问题在美国的发展大致可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一)1970年至1992年:关于同性婚姻问题的争议是美国社会和政治的一个边缘问题

  在美国,同性恋者争取婚姻权和平等权的运动始于1970年代。在此之前由于害怕受到社会的歧视和伤害,同性恋者对他们的性取向都秘而不宣。1969年纽约市石墙旅馆(the Stone Wall Inn)事件(注:1969年6月27日,纽约警察袭击了在纽约格林威治村石墙旅馆的一家同性恋酒吧,因为被抓和警察经常袭击同性恋俱乐部,引起同性恋支持者的愤怒,导致同性恋支持者骚乱,他们向警察投掷瓶子和砖头,次日晚又出现了新一轮的游行,骚乱延续了一周时间。石墙旅馆事件标志代表男女同性恋者利益的政治团体的形成和当代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开始。)改变了美国同性恋者的态度,同性恋者开始在政治上组织起来,积极捍卫他们的权利。到1969年底,美国成立了50个同性恋组织。此后,在争取民权和妇女权利运动的推动下,以及随着美国族群和家庭结构的变化,传统的家庭、婚姻和伦理道德观受到巨大的冲击,同性恋运动获得发展,同性恋者的权益开始受到关注,美国社会对同性恋者的态度开始发生变化。根据1976年的一次民调,73%的人认为同性恋者是社会歧视的牺牲品,85%的人认为同性恋者应该享有同等的工作权利。到1993年,同性恋权利运动已有能力在华盛顿发起组织有30万支持者参加的大游行。(注:Barry D. Adam, The Rise of the Gay and Lesbian Movement (New York: Twayne, 1995), p.67.)

  由于婚姻权传统上属于州权,同性恋权利组织对各州议会、学校、大众传媒和教会都施加了极大的政治压力,推动不少州议会废除了许多规范性关系的法律。1970年代,有20个左右的州,包括加州和俄亥俄州,在法典中废除了鸡奸法。1980年,同性恋条款第一次写入民主党党纲。到1990年代,全美至少有100多个城市立法禁止在住房、银行业务、就业和公共设施方面歧视同性恋者。但另一方面,到1980年代中期,禁止同性性行为的法律仍在25个州实施。不少州仍把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当作犯罪处理;在联邦层面上,最高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引用宪法的适当程序条款,尤其是1986年联邦最高法院在“鲍沃斯诉哈德韦克”(Bowers v. Hardwick) 一案中的判决把隐私权排除在同性性行为之外,(注:Bowers v. Hardwick, 478 U.S. 186 (1986)该案的情况是:迈克尔·哈德韦克是佐治亚居民,他在自家屋里与另一名男子进行性活动时被亚特兰大警察逮捕。像当时美国多数州一样,佐治亚州有鸡奸法,但很少执行。实际上,该州最后撤销了对哈德韦克的起诉。但哈德韦克向联邦最高法院起诉该州,指控把同性别的人之间私下进行的、相互同意的性活动作为犯罪违反了他的宪法隐私权。联邦最高法院以5票对4票裁决,宪法的隐私权并不保护与同性别的人进行私下的、相互同意的性行为。美国宪法并没有提及隐私权,但第四、第九条修正案包含与隐私权相关的几个权利。1905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罗勒诉纽约州”(Lochner v. New York)一案中首次奠定了把权利扩大到隐私权的基础。该判决连同联邦最高法院以后的几个相关裁决,特别是1965年“格雷伍德诉康涅狄格州”(Griswold v. Connecticut)案和1973年的“罗诉韦德”(Roe v. Wade)案判决,逐步确立了宪法隐私权。) 支持各州“把相互自愿的同性性行为定为犯罪”的法律。(注:Andrew Sullivan, Virtually Normal: An Argument about Homosexuality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4), p.106.) 因此,多数同性恋团体的成员仍选择待在“密室”(closet)内, 拒绝公开其性取向。(注:B. Guy Peters, American Public Policy: Promise and Performance (Washington, DC: CQ Press, 2010), p.431.)

  因此,尽管同性恋权利运动与堕胎差不多同时出现在美国政治舞台上,但同性恋权利问题在美国全国议程中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这一时期,虽然有个别同性伴侣寻求结婚权而向州法院提出诉讼,但都没有得到法律支持。(注:1970年5月,美国明尼苏达州居民杰克·贝克(Jack Baker)和迈克·麦康乃尔(J. Michael McConnell)成为美国第一对申请领取结婚证的同性恋者。他们的申请被海涅平县(Hennepin County)的工作人员拒绝。明尼苏达州最高法院在“贝克诉奈尔逊”(Baker v. Nelson)一案中裁决道:“联邦法律没有适合男性结婚的合适程序和平等保护权。”第一对女同性恋者申领结婚证发生在肯塔基州,她们也遭遇到同样的命运。该州最高法院于1973年在“琼斯诉海拉罕”(Jones v. Hallahan)案中做出裁决。在此后的20年里,至少有四对同性恋者寻求对同性婚姻的法律承认,但全部败诉。它们是1974年的“辛格诉海拉”(Singer v. Hara)案、1980年的“亚当斯诉豪顿”(Adams v. Hawerton)案、1984年的“德桑托诉巴恩斯丽”(DeSanto v. Barnsley)案和1992年的“迪安诉哥伦比亚特区”(Dean v. District of Columbia)案。)从同性恋权利运动的角度看,对同性婚姻权利的诉求没有得到同性恋权利组织的支持:同性婚姻仅被视为整个同性恋权利运动内的少数主张而受到忽视。尽管有个别同性恋者寻求婚姻权,但同性婚姻还不是同性恋权利运动的主要方向,在美国社会和政治中远没有获得较大的关注度。

  (二)1993年至2003年:同性婚姻上升为全国性议题

  1993年,夏威夷州最高法院对“巴赫诉列文”(Baehr v. Lewin)案的裁决(注:Baehr v. Lewin, 852 P2d 44 (Haw.1993).)引发了全美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争论,同性婚姻首次作为美国的一个全国性议题出现。该案裁定,夏威夷州拒绝向三对同性伴侣(same-sex couples)发放结婚证是基于性别基础上的歧视,违反了该州宪法平等权条款,除非该州能表明不得不拒绝的理由(compelling reason for the denials)。然而,该法院并没有马上命令同性婚姻合法化,而是发回下级法院重审。

  夏威夷最高法院的裁决是美国第一个质疑把同性恋排除在婚姻之外做法合法性的裁决,“挑战了众多现有的法律原则”,(注:Craig A. Bimmerman, op.cit., p.103.)“一些宗教和社会保守派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动员起来,以反对他们以前没有认真对待的一种威胁”,(注:David A. Fahrenthold, “Gay Marriage: the ‘Unthinkable’ Become a Reality, for Some,” The Washington Post, May 10, 2012.)即同性婚姻对传统价值观和家庭结构带来的挑战。

  首先,在夏威夷州合法化了的同性婚姻有可能被其他州承认,因为根据美国宪法“完全尊重和信赖条款”(full faith and credit),各州都被要求尊重其他州的法律协定,包括婚姻。(注:美国宪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各州对其他各州的公共法案、记录和司法程序,应给予完全的信赖和尊重。”这一款被称为“完全尊重和信赖条款”。) 为防止同性婚姻合法化蔓延到其他州,防止其他州承认一州的同性婚姻,同时把对婚姻界定的话语权从法院(包括联邦和地方法院)的手中夺回来,防止自由派法官从宪法条款中对婚姻权能动地、广泛地加以解释,“创造”同性婚姻权利,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于1996年9月通过《捍卫婚姻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简称DOMA),同年经克林顿总统签署生效。该法把婚姻界定为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并规定如果一个州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其他州不一定必须承认它,并且这种婚姻不能获得联邦福利。(注:Mark Strasser, Legally Wed: Same-Sex Marriage and the Constitution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97), p.127.)反对同性婚姻的人把《捍卫婚姻法》视为捍卫传统价值观的基石。(注:Michael D. Shear and Sheryl Gay Stolberg, “Gay Marriage Seems Wane as Conservative Issue,” The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24, 2011.)

  其次,宗教和社会保守派还推动各州在法律上禁止同性婚姻。在夏威夷州最高法院裁决后的十年(1993~2003)里,美国50个州中有40多个州的议会通过了《捍卫婚姻法》,(注:R. Claire Snyder, Gay Marriage and Democracy: Equality for All (Lanham, Boulder, New York, Toronto, Oxford: Row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Inc, 2006), p.68. 在联邦《捍卫婚姻法》通过之前,犹他州于1995年3月通过《捍卫婚姻法》,这是美国第一个有该法的州。) 有48个州通过了把婚姻限制在异性之间的法律。在阿拉斯加(1998)、夏威夷(1998)、加利福尼亚(2000)、内布拉斯加(2000)、内华达(2000~2002)等州,公民通过全民投票的方式通过禁止同性婚姻的法律或宪法修正案。(注:Craig A. Bimmerman,op.cit., p.105.)

  此外,保守派的强烈反弹也在全国性的选举政治中显示出来,同性婚姻成为1996年总统选举的一个主要议题。

  尽管在保守派的反对下,同性婚姻没有合法化,但一些州开始在承认同性伴侣权利方面迈出步伐。1999年12月,佛蒙特州最高法院在“贝克诉佛蒙特州”(Baker v. State)一案中裁定,同性伴侣享有与婚姻有关的权利和保护,但该法院将之留给州议会解决。(注:Baker v. State, 170 Vt.194; 744 A. 2d 864 (Vt. 1999).) 2000年4月,该州通过允许同性伴侣结成“民事结合”(civil union)的法律,并经州长、民主党人霍华德·迪安(Howard Dean)签署生效,使该州成为美国第一个承认同性伴侣合法性的州。根据佛蒙特州的法律,结成“民事结合” 的同性伴侣虽然从技术上讲没有结婚,但享有婚姻所有的权利、福利和责任。(注:David Masci, “An Overview of the Same-Sex Marriage Debate,” The Pew Forum on Religion and Public Life, April 10, 2008.)在佛蒙特州最高法院这一历史性裁决之后,有关同性婚姻的争论暂时告一段落。

  (三)2003年至今:同性婚姻逐渐在一些州合法化,成为分裂美国社会和政治的一个具有高度争议性的问题

  2003年,联邦最高法院对“劳伦斯诉德克萨斯”(Lawrence v. Texas)案的裁决和马萨诸塞州最高司法法院的一项裁决,使同性婚姻问题突然戏剧性地重新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在同性恋者寻求结婚权的斗争中,前述联邦最高法院于1986年对“鲍沃斯诉哈德韦克”案的裁决,由于不承认隐私权包括同性性行为,被认为是对承认同性恋者结婚权的最严重的障碍。(注:Andrew Sullivan, op.cit., p.106.)“劳伦斯案”之所以备受关注,就在于它推翻了“鲍沃斯案”的裁决。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代表多数意见写道,同性恋者拥有“根据合适程序条款不受政府干预而从事(亲密)行为的完全权利的自由”。(注:Lawrence v. Texas, 539 U.S. 558 (2003).) 这一裁决不仅使当时仅存13个州的鸡奸法违宪,从而把隐私权扩大到同性恋者,而且它通过为同性恋者权利提供宪法框架,戏剧性地改变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前景,使美国社会继续禁止同性婚姻变得困难。因此,无论是争取同性恋权利者还是反对同性婚姻的人,都把该裁决视为促进同性恋权利的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注:Seen Cahill, Same-Sex Marriage in the United States: Focus on the Facts (New York: Lexington, 2004), p.24; George Chauncey, Why Marriage? The History Shaping Today's Debate Over Gay Equality (New York: Basic Books, 2004), p.35.)

  “劳伦斯案”的裁决在得到争取同性恋权利者欢呼的同时,也遭到宗教和社会保守派的反对。在保守派看来,该裁决说明联邦《捍卫婚姻法》的缺陷,即用立法的方式难以禁止各州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也容易被法院推翻,只有用宪法修正案的方式来禁止各州承认同性婚姻,才能防止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蔓延。因此,反对同性婚姻的人转而寻求通过使联邦宪法修正案把婚姻界定为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的方式,来防止各州承认同性婚姻,并以此来推翻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裁决和法律。

  在保守派的推动下,2003年5月,来自科罗拉多州的共和党众议员玛丽莲·姆斯格雷夫(Marilyn Musgrave)联合其他5名议员提出《联邦婚姻修正案》(Federal Marriage Amendment,简称FMA),该修正案把婚姻界定为一男一女之间的结合,希望以此防止各州承认同性婚姻。(注:修正案写道:“无论联邦宪法,还是州宪法,婚姻在美国都指一男一女之结合。” )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宪法修正案必须经由国会参众两院2/3议员通过,然后还需美国50个州中的3/4州议会批准才能生效。为扩大对该修正案的支持,姆斯格雷夫等又于2004年3月和2006年两次提出修改过的修正案。(注:Carl Hulse, “Backers Revise Amendment on Marriage,”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23, 2004.) 2006年,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以党派划线投票通过了《联邦婚姻修正案》,但此修正案在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招致激烈辩论,最终没有获得参众两院通过。(注:“Senate Blocks Same-sex Marriage Ban,” CNN, June 7, 2006.)

  “劳伦斯案”的裁决也遭到共和党一些政治家的反对。小布什总统宣布2003年10月12日至18日为“捍卫婚姻周”(Marriage Protection Week),以此表明“他对《联邦婚姻修正案》议案的支持”。 一些共和党的领导人,包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比尔·佛里斯特(Bill Frist)也公开表示支持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注:Seen Cahill, op.cit., p.3.)

  “劳伦斯案”引发的争议尚未平息,2003年11月,马萨诸塞州最高司法法院(Supreme Judicial Court)(注:该州最高法院。)对“古德里奇诉马萨诸塞州公共卫生部”(Goodridge v. 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一案的裁决又在美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在该案中,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以4比3的投票裁决同性婚姻是受州宪法保护的一项民事权利。与四年前佛蒙特州最高法院的裁决不同,该案的裁决没有授权州议会选择,而是要求州议会通过给予同性恋婚姻完全权利的法律。(注:Goodridge v. 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798 N. E. 2d 941 (Mass. 2003).) 2004年马萨诸塞州批准同性婚姻合法化,成为美国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州。2004年5月17日,马萨诸塞州开始为同性伴侣颁发结婚证书。

  在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裁决同性婚姻合宪之后短短两年时间内,有8000对同性伴侣步入婚姻殿堂。(注:Katie Zezima, “Massachusetts Governor Sues to Compel Vote on Same-Sex Marriage Amendment,”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25, 2006.)马萨诸塞州以外的一些城市,包括旧金山、俄勒冈州的波特兰(Portland),纽约州的纽波兹(New Paltz)等,也开始为同性恋者颁发结婚证书,但这些证书后来被宣布无效,因为这些城市的市政官员没有权力为同性伴侣颁发结婚证书。(注:Katie Zezima, “Massachusetts Governor Sues to Compel Vote on Same-Sex Marriage Amendment,”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25, 2006.)

  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的裁决再次激起保守派的强烈反弹。在宗教和社会保守派及一些反对同性婚姻的团体的推动下,不少州相继提出了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在马萨诸塞州裁决之前,全美只有三个州通过了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注:阿拉斯加于1998年、内布拉斯加于2000年、内华达于2002年分别通过了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在马萨诸塞州同性婚姻合法化后,仅2004年8月到11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美国就有13个州通过了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注:它们是:密苏里、路易斯安那、阿肯色、佐治亚、肯塔基、密歇根、密西西比、蒙大拿、北达科他、俄亥俄、俄克拉荷马、俄勒冈、犹他。) 到2006年底,又有9个州的选民通过了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注:它们是:亚拉巴马、科罗拉多、爱达荷、南达科他、南卡罗来纳、田纳西、得克萨斯、弗吉尼亚、威斯康星。)只有亚利桑那州的选民拒绝了禁止同性婚姻的提案。(注:亚利桑那州是全美第一个通过公决方式否决禁止同性婚姻的州,但它在2008年通过了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 这样,加上2003年之前已经通过宪法修正案的四个州,到2008年,美国共有27个州通过了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

  在各州有关同性婚姻的争议中,加州是除新英格兰以外争议最为激烈的一个地区。早在2000年,该州的选民就通过了“22号倡议”(Proposition 22),把婚姻界定为男女之间的结合,(注:“22号倡议”是一个仅有14个英文单词的立法倡议:“唯男女之婚姻方为合法和被承认”。) 这引发了极大的争议。在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后,2004年2月10日,旧金山市市长盖文·纽松(Gavin Newsom)命令工作人员“基于不歧视及不考虑性别和性取向颁发结婚证”。(注:“SF Mayor Gavin Newsom's Letter to County Clerk Re: Issuing Marriage Licenses,” The Los Angles Times, February 10, 2004.) 2004年8月,加州最高法院裁定同性伴侣领取的结婚证无效,理由是该市长的决定违反了“权力分立”的原则,(注:“Calif. Same-Sex Marriage Voided,” CBSNews.com, August 12, 2004, available at: www. cbsnews.com/stories/ 2004/09/19/national/main644266/shtml. 2012年4月20日。)从而导致争议白热化。2005年9月,加州议会成为美国第一个通过同性婚姻合法议案的州议会,但该法案被州长施瓦辛格否决。2007年2月,加州最高法院开始审理“22号倡议”是否违反该州宪法关于法律下平等保护的条款。(注:Bonaventure Hotel, “Same-Sex Marriage in California: Legal and Practice,”